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之柳

推开心的窗,放飞希望.让快乐向这里聚集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树是主人  

2015-10-14 17:37:2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春天拍花,秋天拍树,发烧友们煞是应景。

       在枫树、银杏、桦树、胡杨的秋天,最抓狂的要数胡杨。胡杨长在偏远的沙漠,越是偏远,越是难见,越是惹人向往。最靠近人群的要算额济纳的胡杨,那里有水,有倒影。去额济纳不易,无论怎么去,都少不了那遥远的车程。正是了那遥远的不易,才更让人难忘。去一次额济纳回来,仿佛登了一次月球归来。

        要想知道,你多离不开家人,那么你就离开家人,走得远远的。当你无意插柳柳成荫的时候,无论如何你不知道,在遥远的沙漠里种一棵树多难。滴灌,就是在地上放些细细的管子,让水顺着管子走,一滴一滴像输液一样把水滴到树的根部。滴灌的成本很高,在观念里,它算作一项技术含量较高的农业应用项目。当一旦走到大西北的荒漠,在城市的近郊或者休息区你就会看到,那路边和居所的树木就是这样存活的。那里不会像内陆这样,气魄大到专栽植大树,就是幼苗能活下去也算奇迹。因此,在茫茫大漠里,能看到一抹绿色,几棵树木,总有些许激动。再从荒漠回到遍地绿色之中,已经有了万分的庆幸感。

         额济纳旗在内蒙古自治区的最西端,靠近蒙古边界的一隅。它的存在可能得益于那片千年不死、千年不倒、千年不腐的胡杨林。额济纳的胡杨林,有幸于那条蜿蜒于沙漠之中不干不枯的黑河水。正是有了那河水,才有了胡杨的繁茂,有了胡杨的金色,有了胡杨的倒影,有了人们的向往和千里迢迢的踏访。很明显,哈密的胡杨就没有这么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走进额济纳的近郊之地,初次看到路边的胡杨树,没有几个人不冲动。当你走进胡杨公园,站在千年的金色胡杨林中,又有几个人能耐得住性子,不为所动?可以肯定,多数团队不得已相约而散,各自猎艳走单。

        到额济纳的胡杨林,那绝对是带着感情去的。徒若不然,就不会那么千辛万苦。到了胡杨林中,面对千年的胡杨树,还有几个人能记得住自己的年龄。一个个若动若静,动的楚楚,静的妖艳。看那轻佻,看那做作,这里没有贬义。只想说,她们分明做足了功课而至。若不然,就不会在醉人的金色中,多出一道亮丽。那不仅仅是流动在金色背景下的五颜六色,还有那亲昵的动作和煞有介事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徜徉于天姿天色的胡杨林中,我忽然有了一种外来人的感觉。不消说,胡杨才是那里真正的主人。我们这些不速之客,不知是否扰乱了主人的生活。我是觉得这是一份打扰,一个偷窥。胡杨遥远的静谧不再,代之而来的是节日般的喧嚣。节日过后,或许胡杨会在寒冷中寂寞的度过寒冬。千年的胡杨,难道真的是为了今天人的青睐而独守寂寞的吗?否!它在证明一种生命的存在。——这是一个关于水和阳光的辩证法。

        对胡杨的膜拜,基于久远的时间的沉淀。胡杨的生命就是水和阳光的杰作,当然还有那片富饶的土地。这是地表演变过程中的必然结果,也是一个例外。胡杨的灿烂,依然离不开阳光的投射。那被我们看作轰轰烈烈的金色欢舞,不就是一次无可奈何的岁月更衣吗?尽管如此,它依然需要借助阳光实现华丽的蜕变。早上的太阳让胡杨变得通透,黄昏的阳光为金黄添加了一抹血红。那早间的鲜活,黄昏的血红,正是春花秋叶的两个极端,追逐色彩的人为之癫狂,发现生命规律的人为之动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